红颜祸水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都市言情» 送上門的女人

送上門的女人
发布时间:2019-06-04 02:20:55   浏览次数:995

澳門今年的七月火熱的天氣讓人心煩,三天前黃勝業因為工作而不能陪著老婆

和小姨子去新疆旅遊



  這一天,黃勝業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喝著啤酒,他本來想出外面去的,可天氣太

熱,加上昨天他跟他的朋友到皇朝區喝酒,到零晨才回來,黃勝業懶懶的不想動,

只好打發時間。



  黃勝業看看時間十點多了,他沖了個涼穿著短褲出來,等著頭髮幹了早點上床

,就在準備抽完手裡的煙睡覺時,門鈴響了。



  黃勝業不由想是誰這麼晚了上門,有事怎麼不先打個電話,可能是那個傢夥喝

多了來騷擾他。黃勝業有點不情願的站起來也沒問是誰,就把門開了,誰知一開門

令他和門外的來者都愣住了。



  黃勝業看到門口站著一個穿著紗睡裙的女子,看那紅紅的臉,黃勝業想起有一

次,他在樓梯上幫她撿過因塑膠袋品質問題而散落的水果,她是黃勝業對面的鄰居

楊美蘭。



  現在澳門因為城市他而令同住一幢大夏的人比以前複雜人,所以鄰居之間平時

幾乎不太走動。



  黃勝業與楊美蘭的接觸僅限於上次的幫助,在同時到了之後就各自進門,談話

也就是楊美蘭禮貌的謝黃勝業,他回答不客氣。以後他倆在樓梯上遇到也就是點頭

微笑一下,算是打招呼。



  黃勝業此時看到楊美蘭的穿著著實讓他吃驚,況且穿成這樣清涼的見面,彼此

都不太好意思。



  楊美蘭一邊擔心的看著樓梯,怕有人上來,一邊非常急切的樣子,說:“對不

起,能用一下你的電話嗎?”



  黃勝業此時腦子裡飛快的轉了起來,一邊回答、一邊想著楊美蘭會發生甚麼事

,可能是鑰匙鎖家了。



  楊美蘭在得到黃勝業請進的邀請後,快速的走了進來,在她走過黃勝業身邊一

股濃郁的洗髮水和浴液的清香告訴黃勝業她剛洗過澡。



  黃勝業關上門告訴楊美蘭電話的位置,在她走向電話時會路過黃勝業開著的地

燈,因準備睡覺所以關了廳裡的大燈,此時燈光映出紗裙下兩條修長的玉腿,這給

黃勝業的視覺衝擊很大,一股熱流在他小腹裡滾動,黃勝業不假思索的打開大燈。



  廳裡一下變得明亮,這使楊美蘭一下驚慌起來,急切的說:“關上燈好嗎?”



  黃勝業心虛的解釋說:“怕你看不清,”



  黃勝業一邊將燈關了。不過就著短短的時間黃勝業已經看到楊美蘭紗裙下赤裸

的身子。



  現在黃勝業能確定楊美蘭洗過澡後出門,原因不會是送人,因為不會有女人穿

成這樣送客的,穿成這樣說明在家就是如此的穿著,那一定是出來扔垃圾的,這個

樓上的垃圾道要下半層樓,一定是這樣的。



  此時,楊美蘭快速的按動著按鍵,黃勝業心中在祈禱不要有人接,這樣他今晚

就不會孤單了。



  想到這一股熱血沸騰的感覺令黃勝業渾身發熱,胯下的短褲無法遮蓋他那男根

的勃起。黃勝業眼睛看著閃動的螢幕,全身的神經都集中在楊美蘭的身上。



  在楊美蘭急切的自語中過了幾分鐘,她失望的放下了電話,黃勝業只好問:“

怎麼了,是不是鑰匙鎖家裡了!”



  楊美蘭把自己往陰影裡移了一下,說:“我出來扔垃圾,門就關上了!”



  黃勝業也有過類似的經歷,所以肯定的說:“以前我也試過,沒有關門啊。你

開抽油煙機了?”



  楊美蘭一下驚奇的,同時明白自己被鎖的原因,說:啊,就是,這怎麼辦?



  黃勝業關心的問:“你給誰打電話?”



  楊美蘭焦急的不知所措,神情變得非常的沮喪的說:“我父母那裡還有一把鑰

匙,可是家裡沒有人接,這麼晚了上那去了,”



  黃勝業安慰著楊美蘭說:“你別急,過一會再打,先坐一會。”



  楊美蘭猶豫了一下說:“能借我件衣服嗎?”



  黃勝業故意裝傻的問:“你冷嗎?”



  黃勝業一邊去門邊拿過他的外套遞給楊美蘭,她披上之後顯得自如了一些,走

過來坐在沙發上。



  突然,楊美蘭說:“能借我一套衣服嗎?我去拿鑰匙。”



  黃勝業聽了心裡在笑,此時楊美蘭由於心裡的急切,智力嚴重的受到了影響,

不由說:“你父、母不在你怎麼去拿?”



  楊美蘭聽了洩氣的、無奈的嘆了口氣。



  黃勝業腦子裡開始盤算,他決定試一下,黃勝業告訴楊美蘭幫她從陽台爬過去

,他知道這是不可能完成的,黃勝業就是想試一下楊美蘭會有甚麼反應,假如她只

考慮自己,根本不考慮黃勝業的安全,他就放棄,因為會有麻煩。



  如果楊美蘭擔心的阻止黃勝業,說明楊美蘭的善良,就是事成也不會有甚麼不

妥。



  果然,黃勝業說出黃勝業的想法,兩人到陽台一看,楊美蘭就放棄的說:“這

怎麼過去,不要,太危險了,”



  黃勝業說:“我試試!”



  黃勝業就上了陽台的窗台,楊美蘭緊張的抓住黃勝業,說:“不要,太危險了

,你下來吧,”



  黃勝業回到陽台裡邊,說:“那怎麼辦,不行你就在這裡睡吧,我在客廳裡將

就一下。”



  楊美蘭警惕的看看黃勝業,從黃勝業眼裡看到的是真誠,顯得無奈的說:“我

再打個電話!”



  楊美蘭邊走過去打電話,黃勝業跟著她回到客廳。楊美蘭再次失望的坐回到沙

發裡,黃勝業給她倒了杯水。



  倆人開始聊天,楊美蘭告訴黃勝業她丈夫去了新加坡公幹,因為她丈夫是銷售

經理所以經常的出差,為了日子過得好點,沒有辦法。



  他倆慢慢的說到黃勝業,他告訴楊美蘭他的老婆去旅遊了,逐漸的他倆熟絡起

來。



  黃勝業就打趣的說:“看來是我倆有緣,我老婆旅遊,你丈夫出外公幹,上天

安排我們這倆個孤獨的人獨處一室!”



  楊美蘭有點嬌羞的認可的說:“你別胡想,這是意外,不過也是,今天不知怎

麼了,平時我早就睡了,今天上床睡不著,便收拾了一下房間,沒想到發生了這樣

的事,這麼晚了打攪你,真的不好意思。”



  黃勝業說:“沒甚麼,誰讓我們有緣呢?剛才我一開門,還以為是我的哪個死

黨喝醉了,沒想到是一個美女,而且!”



  黃勝業停下來,在考慮說出來楊美蘭會有甚麼反應,若是生氣的話,便是沒有

機會了,不生氣說明他今冕的機會大大。



  果然,楊美蘭問:“而且甚麼?”



  黃勝業臉上現出有點色色的笑,為了不失去天賜的良機,他說:“說了不許生

氣!”



  楊美蘭點點頭。



  黃勝業接著說:“而且穿的那麼性感,讓我控制不住自己!”



  楊美蘭聽了自然的低頭看看自己,將披在肩上的衣服前襟拉了拉,一下變得不

好意思的說:“別說了,真丟人。”



  楊美蘭說著時,她臉上一下紅了,但卻用眼睛看這黃勝業。



  黃勝業說:“別拉了,這麼漂亮的睡裙幹嗎要遮起來,特別是裡面的身子,讓

我再看看好嗎?”



  黃勝業開始挑起楊美蘭的情欲,楊美蘭一下緊張的說:“嗯!你看到甚麼了?

不行!”



  黃勝業沒有說話,只是用充滿了衝動的眼神看著楊美蘭。



  楊美蘭從黃勝業的眼神裡讀懂了黃勝業的意思,矜持的站起來說:“噢!我走

了!”



  黃勝業站起來攔住楊美蘭,說:“你穿成這樣怎麼出去,”



  楊美蘭說:“我再打電話,他們可能回來了!”



  楊美蘭緊張的轉身,黃勝業抓住了釶的雙臂,楊美蘭往後退試圖掙開黃勝業。

他也並沒有抓緊楊美蘭。



  楊美蘭一下跌坐再沙發裡,黃勝業便逼過去,俯身看著她,他的雙手按在沙發

扶手上,控制楊美蘭無法逃離。



  楊美蘭半仰著對視黃勝業,眼神裡透出緊張的神態,一絲欲拒還迎的意念一閃

而過說:“嗯!你要幹甚麼?不要這樣嘛。”



  黃勝業沒有說話,他只是用充滿愛和欲的目光看著楊美蘭,頭一點、一點的靠

近她。



  楊美蘭看著黃勝業靠近,眼睛盯著他,腦子裡不斷的在想拒絕、放棄、拒絕、

放棄。



  黃勝業從楊美蘭的眼神裡毫無掩飾的告訴他,楊美蘭那雙手纖細的手指因住著

衣服顯得更加白皙。



  當黃勝業的頭離楊美蘭近到能感受到他呼出的熱氣時,楊美蘭將頭轉了過去,

同時放棄了抓緊的衣服,雙手推住黃勝業的肩膀,阻止他的靠近,說:“請不要這

樣,我不是隨便的女人,求你不要這樣。”



  楊美蘭推著黃勝業的手軟弱無力,女人有時真是有意思,明明已經放棄了抵抗

,還要說出那樣的告白,要男人認可她不是為了欲,將那穿著衣服時的矜持發揮到

極致,一旦將她脫得赤裸裸後就變得毫無顧忌。



  黃勝業並沒有繼續下去,因為楊美蘭放棄拉住的衣服敞開後露出的胸部,他低

頭近距離的看著睡裙下的兩點凸起和緊張而急促喘息起伏的胸腹。



  楊美蘭感覺黃勝業的停止,不由轉頭看他,她見黃勝業的目光所在,輕哼一聲

,雙手回到胸前,黃勝業乘勢吻了下去,同時雙手抱住了她。



  楊美蘭被吻了嘴唇後馬上轉頭,同時雙手曲臂再次按在黃勝業的肩上,嘴裡急

切的說:“嗯!不要嘛!不要這樣,我要喊了!”



  黃勝業在楊美蘭耳邊輕輕的說:“你喊吧,你穿成這樣到我家來,到時候別人

會怎麼想,既就是你告我強姦我也認了,誰讓我喜歡你,”



  跟著,黃勝業抽出一隻手便抓住楊美蘭飽滿的乳房。而她不激烈的扭動,小嘴

還是躲避黃勝業的吻。



  黃勝業用中指按住乳房中心的凸起,將它按進乳房,由慢到快的揉動起來,當

他快速的抖動著手時,楊美蘭從喉間發出了徹底放棄的聲音:“嗯!不要!啊!”



  楊美蘭的雙手由推變成了緊緊的抓著黃勝業的肩膀,繼而由於窩在沙發裡使得

氣息不繼,她只好將頭後仰打開喉嚨,任由黃勝業強嘴按在上面。



  黃勝業放開了楊美蘭的乳房,左手伸入裙裡,撫摸她那光滑的臀肉,右一隻手

則從裙肩帶伸進去抓住她飽滿柔滑的乳房。下面的手翻到前面,順著光滑的大腿內

側向上,楊美蘭緊張的用力夾緊。



  楊美蘭緊張的說:“喔!不要,求你了!啊!”



  黃勝業沒有理會楊美蘭軟弱無力,半推、半就的要求,他的手指執著的落在了

楊美蘭長著陰毛的陰阜上,將中指擠開大腿根柔軟的嫩肉,在她那薄如蟬翼的褲衩

外摩擦楊美蘭火熱的陰唇。



  楊美蘭手抓住黃勝業的手腕無力的阻止他的動作,她難以控制的從喉間發出了

難忍的哼叫:“喔!嗯!啊!哦!啊!”



  黃勝業耐心的透過蟬翼般的遮羞,在小裂縫的頂端尋找著能令楊美蘭屈服的陰

蒂,楊美蘭知性的知道他的目的,手上加大力量試圖將黃勝業的手抽出。



  楊美蘭心裡在不停的鬥爭著,她的情欲已經在她的體內湧起,要求她放棄抵抗

,獲得這偷情給她帶來的另一種的刺激,理智和道德則要求她抵抗,不能作出被判

的行為。



  楊美蘭體內不斷翻湧的情潮在告訴她,放棄抵抗吧,你自己穿成這樣,這麼晚

了跑到一個只有一個男人的房子了來,就算你告他強姦,有多少人會相信,還是放

棄抵抗,獲得一種自己從沒有體驗過的激情。



  況且她和丈夫的房事已經從結婚初期的激情中趨於平淡,丈夫因工作關係每次

的房事也像例行公事,而她的情欲不得不壓抑,放棄抵抗就可以獲得滿足,就這一

次不會影響自己的家庭的。



  隨著情欲在體內逐漸佔了上風,楊美蘭抵抗的力量越來、越弱。黃勝業能感覺

出她心理的變化,手上加快了挑逗的動作。



  黃勝業為了把楊美蘭徹底從理智中拉進欲海,他加大了撚弄她那已經發硬的乳

頭,疼痛使她女性潛意識裡的被征服欲得到了激發。



  楊美蘭無力的說:“喔!輕點,疼!啊!”



  黃勝業放鬆了改用溫柔的撫摸,下面的手指已經挑開遮羞,直接在裂縫中利用

不斷湧出的濕滑潤膩的體液,輕鬆的找到了那粒已經脹大的陰蒂。



  黃勝業的手指快速的挑逗使楊美蘭變得全身癱軟,他知道是時候了。



  然後,黃勝業一下將楊美蘭抱了起來,突然的失重使楊美蘭緊張的一下雙手抱

住他的脖子,黃勝業將楊美蘭抱緊了臥室。



  黃勝業將楊美蘭放在床上,不給她反應的時間,就脫下了她的裙子和褲衩,然

後停下來用充滿愛意的眼神看著她。



  黃勝業的手放在楊美蘭豐滿柔嫩的乳房上,不做任何的動作,她意外的不知發

生了甚麼,睜開因含羞緊閉的雙眼,當看到黃勝業的眼神時,慌亂而羞恥的連忙轉

過頭閉上眼睛。



  黃勝業在楊美蘭耳邊用滿含情意和誘惑的說:“睜開眼睛看著我!”



  楊美蘭搖搖頭,黃勝業用手指抓住她乳房的頂點,慢慢的加大力量,楊美蘭感

覺到他的執著,嘴裡說:“不要嘛!”



  楊美蘭還是睜開眼睛對視黃勝業,她看著黃勝業慢慢的靠近她,楊美蘭緊張不

斷喘息的嘴唇。

 

  突然,楊美蘭雙手抱住黃勝業的脖子,她將嘴湊上來緊緊的吻住黃勝業的嘴,

舌頭伸出來舔著嘴唇,尋找著他的舌頭。黃勝業將舌頭迎上,糾纏在一起。



  黃勝業知道楊美蘭是徹底的放棄了抵抗,他開始激烈的撫摸她那姣好的肌膚,

他的手伸到楊美蘭兩腿之間,她知性的分開雙腿。



  黃勝業將手指插入楊美蘭濕滑的肉穴,拇指按住她的陰蒂,一邊摳挖著火熱的

肉穴,一邊激烈的揉搓她的陰蒂,楊美蘭忍不住的在喉腔裡發出歡快的哼叫:“喔

!嗯!啊!哦!啊!”  黃勝業慢慢的從楊美蘭的身上退到她的雙腿間,楊美蘭知道黃勝業在看著她已

經動情而打開的陰唇,羞恥的雙手捂住自己的陰部。



  黃勝業拉開楊美蘭的手,她忍不住說:“嗯!不要看嘛!”



  黃勝業用手將楊美蘭被體液打濕粘在一起的陰毛,輕輕的分開兩片不算大的肉

唇。



  楊美蘭不解的擡頭看著黃勝業,說:“你要幹甚麼?”



  黃勝業壞壞一笑,一下就吻了上去,楊美蘭意外的:“噢!”驚叫一聲。



  黃勝業猜想楊美蘭從來沒有過這種經歷,她的驚叫證實了黃勝業的判斷。



  楊美蘭說:“嗯!不要,髒的啊!”



  黃勝業擡頭說:“怎麼會,這是我喜歡你的表示!”



  黃勝業說完即含住楊美蘭的陰蒂,他用火熱的舌尖舔弄,楊美蘭被刺激的渾身

發顫,嘴裡不停的發出各種控制不住的叫聲:喔!嗯!嗯!啊!哦!啊!哦!啊!



  不一會,楊美蘭變得全身僵硬,她的雙手抓住黃勝業的頭,胯部迎合他的舔弄

,嘴裡發出女人本能矜持所壓抑的歡快的叫聲:“喔!嗯!喔!嗯!嗯!啊!哦!

啊!哦!啊!嗯!哦!啊!哦!啊!”



  黃勝業知道楊美蘭高潮了,他為了讓楊美蘭無法忘記,黃勝業用牙輕輕的咬住

她的陰蒂,延長她高潮的時間,“啊,我要死了,啊!”



  待楊美蘭高潮後平息一點,黃勝業爬上去,雙手扶著楊美蘭的頭問:“舒服嗎

?”



  楊美蘭不在回避黃勝業的眼神,她用不可思議的又充滿情迷的眼神看著黃勝業

,點點頭。繼而羞恥的一下轉過頭,她的雙手則抱著黃勝業將柔滑的乳房壓扁在兩

人胸間。



  黃勝業伸手扶住他那一根已勃起堅硬的陽具,在楊美蘭的肉唇間滑動,輕輕的

說:“我能進去嗎?願意把你給我嗎?”



  楊美蘭轉過頭用含著春潮和愛意的目光看著黃勝業,一邊點頭,一邊輕擡自己

的胯部,給黃勝業迎接的資訊。



  當黃勝業進入到楊美蘭身體裡,她再也沒有矜持了,她的雙手抱住黃勝業,嘴

裡不停的哼叫外,她的雙唇在黃勝業臉上灑下一片吻雨,雙腿盤住黃勝業的腿,知

性的配合黃勝業的衝刺。



  二十分鐘後,楊美蘭在虛脫般的高潮後抱住黃勝業,不讓他下來,同時矛盾的

流出了淚水。



  理智回到了楊美蘭的大腦,黃勝業一邊抹去楊美蘭的淚水,一邊溫柔的說:

“舒服嗎?”



  楊美蘭輕輕的:“嗯”了一聲。



  保持了許久,楊美蘭推開黃勝業,她起身去了浴室,黃勝業看著她那姣好的背

影,走動時扭動的雙臀,胯下再次擡頭。



  黃勝業沒有追過去,他點上了一顆事後煙,看著浴室的門口,等待著楊美蘭出

浴後的秀色。



  好久也沒有出來,黃勝業有點擔心的起身,走進浴室,柋看見楊美蘭坐在浴盆

的沿上,雙手見黃勝業進來抱住豐滿的乳房,一手遮著胯間,用哭紅的雙眼委屈的

、哀怨的看著黃勝業。



  黃勝業不由有點心疼的走過去摟住楊美蘭,說:“別這樣,當心著涼!”



  黃勝業拿起浴巾裹在楊美蘭肩上,扶著楊美蘭出來。上床後,楊美蘭甚麼也沒

有說,黃勝業摟她時她順從的鑽入他的懷裡。



  良久,楊美蘭輕輕的推黃勝業,說:“我以後怎麼!面對我的丈夫?”



  黃勝業更緊的抱著楊美蘭,說:“明天回去後你還是個好妻子,這是我們前世

修來的緣分,你不必我自責,像你這麼出色的女人那個男人都會動心的。”



  女人對於男人的誇獎總是樂於接受的,楊美蘭很快主動的吻著黃勝業,她的手

已經開始套黃勝業那一根漸入佳境的男兒根。



黃勝業問:“怎麼了,想了嗎?”



  楊美蘭並沒有回黃勝業的問題,但是卻主動用勁地吻著黃勝業,當然他也知道

楊美蘭想了,他玩弄楊美蘭的胸部,也慢慢的往下吻,楊美蘭的奶頭似乎很敏感,

舔的時候,全身的在扭動,



  黃勝業說:“現在家裡沒人,你可以自然一點啊!”



  黃勝業一邊玩著楊美蘭的胸部,一邊摸著楊美蘭的下體,她的樣子很享受,不

過黃勝業這時候卻停下了黃勝業的動。



  楊美蘭看了一下黃勝業,而他只是撫摸著他的肉,楊美蘭似乎也懂了,開始幫

他打槍,但是黃勝業並不滿足,他摸摸楊美蘭的頭,示意要她要幫他口交。



  楊美蘭笑了一下,說:“呵呵,好啦,你真壞!”



  楊美蘭的頭慢慢靠近黃勝業硬梆梆的大肉棒,伸出她的舌頭開始在他的龜頭上

面品嚐。楊美蘭在含入肉棒後,她開始展現她驚人的技巧,弄的黃勝業全身酥麻。



  差不多五分鐘後,黃勝業已經忍不住了,他跟楊美蘭,說:“等一下,我!快

要射了!”



  楊美蘭沒有停下動作,反而更加快她的節奏,然後看著他的臉。黃勝業終於忍

不住了射在楊美蘭的嘴裡。



  他正要抽出他的肉棒時,楊美蘭卻不鬆口的繼續含著繼續套弄,她似乎不想浪

費任何一點精液,直到楊美蘭鬆口,還留黃勝業的精液在她口中,讓黃勝業看她怎

麼玩弄他的精液在她的口中,慢慢的吞了下去後。



  楊美蘭說:“呵呵!真好喝,但是好濃哦,你跟你老婆很久沒冇做愛了吧!”



  黃勝業看著楊美蘭,說:“是阿,我想跟你做愛想很久了,你能!自慰給我看

嗎?”



  楊美蘭回答著說:“你還想要阿?? 那麼想看嗎?”



  黃勝業說:“呵呵!給我看麻!”



  楊美蘭說:“好吧!”??



  然後把楊美蘭的下體對著黃勝業,開始自己摸起來了,一開始楊美蘭有點害羞

,不知所措,但是慢慢的她也漸漸的習慣起來。



  黃勝業看著看著,下面也越翹、越高,楊美蘭閉著眼睛享受著她自己的手指,

直到她高潮。



  楊美蘭全身軟了一下才張開眼睛要看黃勝業的反應,她想不到她有點小潮吹,

床單濕了一小塊。然後,楊美蘭看到黃勝業又重新硬了,她有點驚訝、也有點開心

的說:“哇!又硬了啊!”



  楊美蘭還來不及說下一句話,黃勝業就撲上去插入她的小穴,楊美蘭有點反抗

的說:“不行,好累唷,停一下好嗎”



  黃勝業沒有理楊美蘭,繼續抽插她,抽插入一陣子後,改變了一下體位,他要

楊美蘭趴下,繼續抽插。



  楊美蘭叫的很大聲,一邊叫、一邊說:“嗯!快停,快停!”



  黃勝業沒有停下來,他說:“怎麼這樣不舒服嗎?”



  楊美蘭很喘的說:“舒服,不過停一下好嗎? 讓我休息一下啊!”



  黃勝業說:“舒服就好啦,等我射就可以停了!”



  楊美蘭說:“那你快射好不好,我好累嘛!”



  然後,黃勝業又繼續的抽插楊美蘭,在改回正常體位後,抽差大概十多分鐘,

黃勝業又再次射在楊美蘭的嘴裡,她也自動幫黃勝業吸乾淨。



  黃勝業說:“嗯,真舒服,你真厲害!”



  楊美蘭回答的說:“好累唷,都站不起來了,好昏!”



  黃勝業扶楊美蘭起來後,挑逗一下楊美蘭奶頭,才幫她把衣服穿好。



  黃勝業問: “還有機會可以再做嗎?”



  楊美蘭說:“改天吧,反正我還會再來!”



  第二天,楊美蘭穿著黃勝業的襯衣牛仔褲走了。就這樣,黃勝業偶爾還約楊美

蘭來他的家做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