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祸水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暴力虐待» 女虐待狂

女虐待狂
发布时间:2019-07-02 12:56:12   浏览次数:523

女虐待狂

從第一次看到這一對美麗的姊弟照片以來,立花杏裡的內心深處便湧出難以克制的虐待欲那種魔鬼般的慾望點燃杏裡的倒錯官能火焰。剛滿三十歲的成熟女人肉體,從光滑豐滿的身上散發出女人的甜美體臭。但並不是追求男人的慾望,而是喜歡玩弄純真少年的犧牲品。

? ? 一周前,大學時代的朋友向杏裡請求暫時照顧加籐瞳和加籐良姊弟。杏裡是K大學醫學院畢業,選修的是外科。杏裡的父親是開業的外科醫生,這也是她選擇外科的理由之一。父親的願望是讓獨生女杏裡繼承外科醫院。母親早已過世的杏裡,就順從父親的意思。

? ? 一個女人經營一家外科醫院也是繁重的事情。父親不斷的勸杏裡結婚招贅,想給杏裡介紹幾名年輕的醫師,但是都被杏裡以(還不想結婚)理由拒絕。這是杏裡唯一沒有順從父親要求的事。對美麗的女兒拒絕婚事,父親由衷的感到不安,是不是身心方面有缺陷呢?

? ? 盡管父親很擔心,但杏裡充分發揮外科醫生的本領,能把病患處理得很好。本來就是開業的小醫院,不會做攸關生死的大手術。可是大學醫院有要求時,杏裡便積極的參與手術。約半年後,父親突然亡故。杏裡就決心繼承父親的醫院,而她本人也有足夠的才能。

? ? 患者對三十歲的美麗單身女醫生都有很好的評語。某中也有被杏裡的美所吸引,一點小傷就故意來治療的男性病患。然而,杏裡都一一的應付過去。在病患中,也有人說她對男人沒有興趣……可能是同性戀。杏裡的堅決態度也受到患者們的尊敬。

? ? 杏裡改裝醫院的內部設施,購買新的醫療器材,同時雇用一名新護士。這個護士便是川村京子。比杏裡大二歲,亦即三十二歲。京子離過婚,和公務員的丈夫結婚半年就離婚了。

? ? 「我是……同性戀。」

? ? 京子坦白的告訴杏裡。杏裡並不想追問離婚的理由,但對京子的話感到莫大興趣。不一定每個人都有正常的性慾,有人對一般的性交不能滿足,不只是男人,女人也一樣。

? ? 雖然形態不同,杏裡知道自己在正常的性行為中得不到性高潮。杏裡每一夜都手淫,手淫的對象全是美少年,所以對表白說自己是同性戀的京子,產生一種親切感。杏裡也沒有對京子隱瞞自己是虐待狂,有異常的性癖。

? ? 「我好像能了解杏裡大夫的心情。」

? ? 京子在這方面似乎是杏裡的理解者。

? ? 「嘻嘻,這要看有沒有那樣的機會,我想是不可能的。」

? ? 「不會的,一定會有能滿足大夫慾望的可愛小弟弟。」

? ? 京子是單身,所以願意照顧忙碌的杏裡,開始在醫院裡工作。不久後出現非常適合做杏裡淫猥願望的犧牲品。

? ? 「杏裡,只是短暫的時間,能不能幫忙我?」

? ? 「什麼事?」

? ? 來找杏裡商量的是大學時代的同學松岡盟子。

? ? 「是這一對姊弟……」

? ? 盟子拿出一照片給杏裡看。照片上好像是高中生的少女和少男,都穿著學生製服。杏裡的視線開始集中在相片中的少年身上。好像從照片散發出年輕純真的精液芳香,使杏裡的下體一陣搔癢。少年的眼睛發出清徹的光澤。那是和經常在杏裡的幻想中出現的少年一模一樣。

? ? 幻想中的少年有一雙濕潤的黑色大眼睛。跪在杏裡的面前,做出哀求的表情看著穿三角褲的杏裡。少年是赤裸的。肌膚光滑細膩,長長的睫毛,胯下的白淨陰莖仍然是包皮。這是多麼可愛的小弟弟……就好像從精靈之國迷路出來的少年。

? ? 「女王……」少年向杏裡說。

? ? 「你對我有什麼希望嗎?」

? ? 「請用女王的玉腳踩我的陰莖吧。」

? ? 「什麼?你的陰莖。」

? ? 「是,拜托女王。」少年濕潤著眼睛,拼命的哀求。

? ? 「那樣希望我踩陰莖嗎?真是骯髒的雞雞,真令人討厭的孩子。」

? ? 「求求女王,什麼命令我都接受,所以請用力踩我這個壞雞雞吧。」

? ? 「即然你這樣請求,我可以踩,但以後要好好的替我服務。」

? ? 「是,女王。」

? ? 「那麼,你仰臥在地上吧。」

? ? 少年聽到杏裡的話,就躺在白色的大理石地上。

? ? 「啊……女王。」

? ? 杏裡用腳尖輕萎縮在胯下,無毛的包皮陰莖,然後用力踩。杏裡的腳掌感受到肉的彈性。

? ? 「唔……啊……」

? ? 少年張開嘴,發出分不出是歡喜或呻吟的聲音。繼續在腳尖用力扭動,腳掌下的彈性逐漸增加,能清楚的感覺出陰莖開始勃起。

? ? 「嘻嘻,太好了。雞雞在我的腳下變硬了。真是不老實的雞雞。」

? ? 受到杏裡的玉腳玩弄陰莖,阿良無法克制湧出來的快感。越是用身踩,陰莖越膨脹。

? ? 「嘻嘻,像硬皮球……而且還在震動。」

? ? 從杏裡的眼底散發出冷漠的光澤,更在腳尖上用力。阿良的忍耐也達到限界。

? ? 「啊,我已經……」

? ? 少年扭動柔軟的身體,膝蓋頭顫抖後,從勃起的陰莖射出精液。杏裡看在眼裡,覺得非常可愛。

? ? 「嘻嘻,好壞的雞雞,還有包皮,沒有完全成熟就這樣……這是需要懲罰的。」

? ? 杏裡在心裡想,還要折磨這個可愛的小弟,一直到他哭著請求原諒為止。對了,乾脆把這個骯髒的雞雞割下來吧。強烈的虐待欲,在杏裡的心中燃燒。且是無法抑制的,完全倒錯的官能。

? ? 少年躺在地上,好像還在射精的馀韻中,杏裡當著他的面,脫去乳罩和三角褲。

? ? 「你說過什麼都要聽我的。」

? ? 「是的,女王。」

? ? 「不可以只有你一個人痛快。現在用你的嘴和舌頭,把我的那裡確實弄乾淨吧。」

? ? 「是,我非常願意服務。」

? ? 少年的包皮陰莖仍然勃起,一直都沒有萎縮的現象。杏裡騎跨在少年英俊的臉上。陰莖已經沾滿溢出的花蜜。

? ? 「小弟弟,舔吧。」

? ? 杏裡用手指分開陰唇,慢慢的蹲在少年的臉上。

? ? 「唔……唔……」

? ? 濕濕的秘肉壓在少年的嘴上。少年的舌頭開始在杏裡的陰唇上舔,動作並不熟練,但有說不出的新鮮感。

? ? 「啊……太好了……可是還要用力。」

? ? 強迫少年做口舌服務,杏裡陶醉在倒錯的快感之中,扭動渾圓的屁股,發出甜美的哼聲。

? ? 「啊……啊……」

? ? 最敏感的肉芽,突破薄薄的包皮冒出。少年把肉芽含在嘴裡吸吮。杏裡騎在少年的臉上,伸出右手用力抓少年勃起的陰莖。

? ? 「唔唔……」

? ? 杏裡在手掌上用力,把陰莖的包皮拉開。露出鮮麗的粉紅色龜頭,是尚未經過女人的蜜汁浸泡的陰莖。

? ? 啊……多麼可愛的小雞雞,以後我會用很多時間折磨這個雞雞,要把最後一滴精液也擠出來。啊……想到這兒就受不了。杏裡的幻想到達這裡就進入高潮。用自己的手揉搓富有彈性的乳房,同時捏弄充血的陰核。以前是在妄想中的可愛少年,現在知道真的存在。

? ? 「杏裡,你怎麼了?」

? ? 盟子見杏裡只是看照片,什麼話也不說,感到奇怪。

? ? 「嗯?什麼?」

? ? 杏裡這才回到現實。眼睛離開照片,面對盟子。

? ? 「這一對姊弟是蒼樹高中三年級和二年級,算起來是杏裡的學弟和學妹。」

? ? 「哦,應該是吧。」

? ? 「姊姊是加籐瞳,弟弟是加籐良,是我親戚的孩子。」

? ? 「他們怎麼了?」

? ? 「我這個親戚,夫妻倆前幾天因車禍喪生。」

? ? 「真的嗎?」

? ? 「是呀。所以來找我,可是事出突然,我有困難……」

? ? 「那是當然吧。另外也有親戚吧?」

? ? 「有是有,但馬上收養,也很困難。」

? ? 「你來找我商量這件事嗎?」

? ? 「杏裡,只有你,還能做這樣的要求。只要一段時間就可以。能不能讓他們兩人暫時住在你這裡呢?」盟子露出懇求的表情。

? ? 「這件事……太突然了……」杏裡露出困惑的表情。

? ? 「杏裡,我只有拜托你了。」

? ? 這是好友盟子的懇求,不便完全拒絕。

? ? 「不過,我的工作很忙。也許不能把他們照顧得很好,這樣也可以的話…」

? ? 「杏裡,我會感恩圖報的。」

? ? 雖然是短暫時間,但要照顧陌生的姊弟,對杏裡來說還是很麻煩的事。可是在杏裡的內心深處湧出淫糜的慾望也是事實。美少年加籐良和經常出現在杏裡幻想中的少年一模一樣。

? ? 嘻嘻,太好了。竟然有了能滿足我的慾望,安慰我的寵物……我會盛大歡迎。杏裡的心情不知不覺的有了這樣的反應。